阅读历史
换源:

三日月宗近(十六)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刀剑乱舞]审神者不按剧本来 泡芙免费阅读(泡芙免费阅读)”查找最新章节!

  如果问今剑是什么时候讨厌寻真的话,他会毫不犹豫地回答,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寻真,一个自称是审神者的合作伙伴,但是他看向付丧神的眼神完全不是在看人类的眼神,甚至连物品都算不上,如果准确点形容的话,大概就是在看着一堆数据吧。

  所以之后收到同样是自称时政的人给的符纸,说有需要可以找时政帮忙的时候,恨乌及屋的今剑就直接丢掉了那张有着奇怪符纹的符纸。

  然而小短刀在走了几步之后,经过一番思考,想到还有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可能性,所以最终还是折返了回来,捡起了符纸。

  只是没想到那张符纸就仅仅是联系专用的符纸,特意选择远征时躲到一旁查看符纸的今剑觉得自己有点傻,但是却因此展开了和名为惑言的人的交流。

  而当时就趴在一旁听着惑言和今剑的交流,然后再顺理成章地定下了下一次联系的狐之助,感觉自己已经看透了一切。

  要说惑言这个风评不好的所谓监察部部长,为什么那么好心地给予今剑符纸说提供帮助,除了发现短刀身上的灵术痕迹之外,毋庸置疑的就是看中了短刀,然后想着要把付丧神拐进自己部门罢了。

  仅此而已。

  ……

  所以在和惑言讨论过后,甚至把自己之前的契约都拿出来当作证据,才让对方同意带监察部门的精英小队出来逮捕寻真,而且还得到了据说是价格高昂的能追踪灵力的符纸,今剑本来以为已经是准备充足了。

  没想到还是让对方逃走了。

  今剑看着远方消失在溯行军里的身影,想起对方一副自己一定会后悔的表情,短刀沉默了片刻,还是没有放在心上。

  大概,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毕竟逮捕寻真什么的,本来也是为了以防万一罢了。而且既然牵扯上时间溯行军的话,还是让时政自己头痛去吧,丝毫没有自己姑且也算是时政的刀剑付丧神的今剑如此想到。

  反正最根本的目的已经达成,三日月宗近身上的契约解除了。

  今剑看着时政监察部门的人帮忙运输受伤的付丧神们,幸好他们手上都有审神者的御守,起码情况是能稳定的,所以是不是要去给审神者汇报一下呢。

  不过现在还是要先看看三日月的情况,短刀想起之前没有提醒三日月随身携带御守,毕竟最初预测剧情中,根本没有三日月宗近会受伤的情况。

  三日月宗近刚刚为了引起五虎退的杀意,做得实在太过火了点,结果还导致自己受伤了。该说是五虎退太难缠了,还是三日月宗近自己飘了,这也难以界定。

  短刀付丧神回过神来,只想迅速赶往三日月宗近身边,然而他回到原地才发现,对方根本不在天守阁。今剑立即使用记录了三日月灵力波动的符纸,惑言提供的符纸原本就是想着捕捉寻真的灵力去追踪用的,但是很显然,符纸丢出来之时没有能捕获到蕴含最多灵力的血液。

  按照原本计划,那时候三日月宗近应该趁机捅上寻真一刀,但是因为三日月受伤和寻真出乎意料的高武力而没有成功。但是在符纸瞬间丢出来的时候,倒也捕获到了一点灵力使用的痕迹,不过可用性大大降低。

  所以符纸还有个b计划,就是记录了三日月宗近的灵力波动和血液,以防万一三日月真的被寻真抓走的备用计划,而现在今剑就是使用这个后备计划的符纸,也就顺利找到了倚靠在本丸的万樱树下的三日月宗近。

  当然此刻没有纷飞的樱花,为天下最美的刀做衬托,毕竟本丸现在是雪天的景象,所以只有光秃秃的枝条与一个受伤的暗堕付丧神相陪伴,显得分外凄凉。

  “三日月,既然受伤了就不要乱跑,虽然入侵本丸的时间溯行军被剿灭,但难免没有漏网之鱼。”

  “哈哈哈,是这样吗?不过老爷子这副狼狈的样子,还是不太好被人看见吧。”

  “所以,三日月,我们还是去找主人帮你修复一下吧……”

  三日月宗近闻言陷入了沉默,没有说话。

  而知道三日月我行我素的性格的今剑,大概也明白对方大概还是不愿意去面对审神者的。

  感受到短刀无奈地坐在自己身边,三日月宗近缓缓闔上血色的眼眸,腹部受伤的血液依然在不断流出,身体的温度也在不断流失。

  直到耳边响起今剑略显惊慌的声音,三日月宗近后知后觉短刀想给自己修复伤口,而之前的天守阁的皱巴巴的修复符纸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短刀藏在身上带出来了。

  不过——今剑不知道,那些符纸从一开始就是没有用处的。

  三日月宗近轻轻地笑了一下,而察觉到太刀声音的今剑抬起头,睁大眼睛看着自己。敏锐的短刀已然察觉到什么,当那双剔透的红眸直直看向太刀之时,几乎让三日月宗近有种自己被看穿的感觉。

  猛然发现特意留下的修复符纸没有用处,今剑就明白肯定有什么事情被他忽略了,但是当务之急还是要把三日月宗近的伤势处理好。

  “三日月,你那里有主人的御守吗……”

  然而今剑没有等三日月宗近回话,就把自己的御守拿出来,放在三日月宗近的伤口上,但是依然没有作用。

  “三日月,你这个家伙,你最好给我解释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人类有句话说儿女都是债,看来弟弟也不遑多让就是了……”

  发现修复符纸和御守都没有发挥作用的今剑惊慌过后,瞬间把自己思绪稳定下来,冷静重新覆盖无用的慌张,短刀当下决定转身就走,现在最重要还是先通知审神者才对。

  “三日月你给我好好在这里等着,我去把叫主人过来,不对,现在还有溯行军,我还是先……”

  转身走了几步的短刀兀然停顿了一下。

  在一瞬间脑海里想到了更多的问题,于是打算折返回去先保护三日月宗近安全的今剑,却没能顺利转过身,因为短刀的背部突然多了一个重量,顿时温热的带着血腥气味的呼吸扑打在少年的脖颈上。

  “这种小伤就不用去叫审神者了,老爷子只是有点累了……”

  毕竟三日月即使再强大,也是和本丸的27振刀都拼死对战了一番啊。

  “今剑是大哥吧,那背着弟弟回去也是很正常的吧……”

  话是这么说,但是以太刀身形毫不羞耻地挂在短刀身上,不觉得哪里不太对吗?

  “难道不是吗?兄长大人……”

  三日月宗近特意压低的嗓音会显得有些缱绻,让今剑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对方这样是不是在撒娇的意思。

  只是——果然有什么不太对的地方。

  电光火石之间,今剑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浓郁的血腥味从身体的各种感官侵袭而来。

  “三日月!你——!”

  原本想要转身查看三日月宗近身体情况的今剑却发现自己动不了,准确的说是被太刀颤抖着身体也要阻止自己转头的行为给震住了。

  三日月宗近不想被人看到自己现在的模样。

  短刀脑海里无比清晰地明白对方此刻的想法。

  “三日月……”

  眼前洁白的雪地突然涌现了血色,今剑脑海里顿时一片空白,到底是多大的出血量才会顺着脚下所站立之地一直蔓延开来还未停止呢。

  眼前突然一黑,今剑后知后觉发现三日月宗近把手捂住自己了眼睛,但是对方显然忘记了自己的手上早已受伤了,这样只是让短刀更加明确地感受到对方的血液。

  “三、三日月,到底是怎么回事?”

  今剑伸手覆在三日月宗近的手上,感受到冰凉入骨髓的温度。

  “抱歉,咳唔……”

  随着三日月宗近的话语响起,对方也难以抑制地咳嗽出来,伴随着涌上咽喉对血液,流落在短刀的侧颈上。

  “现在还是请兄长大人不要回过头……”

  ——不要看我

  ——不要看我这副狼狈不堪的模样

  呼吸间都是太刀血液的味道,伴随着对方不时流露出的闷哼声,短刀后知后觉身后的衣服早已被对方的血液所浸染。

  即使脑海里一片混沌,今剑依然能察觉到伴随着三日月宗近每一次闷哼声,他的身上都会出现新的伤口。

  明明周围没有敌人,

  那么为什么还会出现伤口?

  就像是突然被转移身上似的。

  一瞬间,今剑觉得自己似乎得到了答案,又似乎什么都不明白。

  毕竟,契约不是解除了吗?

  为什么会是现在这个状况的呢?

  话说回来,是谁说过契约解除了?

  好像三日月宗近从来没有承认过呢,但是这是解除契约的条件,这明明是审神者和自己说的啊。

  “三日月殿……”

  脑海里刚闪过审神者的面容,眼前就出现了审神者的身影。三日月宗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松开了捂住短刀双眸的手,而看到拿着本丸刀账的审神者的那一瞬间,今剑以为自己是在做梦,然而审神者却是注视着今剑身后的太刀付丧神。

  “你的灵力开始溃散了……”

  “咳、咳唔,是吗,我知道了。”

  “三日月殿……”

  “主人……”今剑打断了审神者想说的话语,他想问契约真的解除了吗?三日月为什么会这样?作为这座本丸审神者的你,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过来?

  但最后今剑还是说道:“主人,御守对三日月没用呢,您能修复一下他吗?”

  然而今剑的话语却换来了审神者一片苍白的脸色。

  “对不起……”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呢?

  “我修复不了三日月殿,只要我的灵力融入到他身上之后立即溃散掉……”

  “为什么,御守呢?改良后的御守不就是为了,不用付丧神的灵力都能使用才……”

  “今剑,御守本质上运用的还是我的灵力……”

  “……主人,我不懂呢。”

  “今剑,只要是作为本丸审神者的我的灵力,都无法作用在三日月殿身上。”

  ——开什么玩笑?

  但是看到审神者的脸色,今剑明白对方确实不是在开玩笑,他猛然想起寻真临走前的笑容,神色越发凝重,他对于这个契约根本就是一无所知。

  “那么主人还可以先去修复其他刀剑吧,这样好歹也能……”今剑冷静地说道,即使还不清楚具体情况,但是他却能敏锐察觉到三日月宗近身上的伤势其他付丧神受伤情况有关联。

  “不可以呢……”

  声音从身后传来,重伤得几乎无法动弹的太刀却坚定地拒绝了今剑的提议。

  “只有他们的伤势全部转移到我身上,契约逆转才能成功呢。”

  “什么啊,契约逆转……”

  契约无法解除,只能逆转。

  这是审神者和三日月宗近都明白,却没有和今剑说过的事情。

  三日月宗近远超其他付丧神的练度提升,都是靠汲取本丸的付丧神的灵力来提升。

  三日月宗近原本受到重伤的伤势,会通过契约转移到本丸的其他付丧神身上。

  而契约逆转,就是其他付丧神的重伤会转移到三日月宗近身上,他汲取的灵力也会转移回到其他的付丧神身上。

  契约逆转成功后,三日月宗近在其他付丧神身上造成的伤势,会全部转移到他自己身上,而随着灵力的溃散,他的最高练度也会掉回到最初练度。

  审神者的话语好像模糊不清,她说了什么吗,好像是在说契约的事情,但是今剑感觉自己怎么就完全听不清楚。或者说是故意不想听清楚。

  与之相对的是,从别处传来了其他付丧神的声音。

  “咦惹,伤口似乎不痛了欸?”

  “什么,真的啊,伤口愈合了耶!”

  “而且感觉灵力也更强大了,这是主人做的吗?”

  真奇怪啊,明明天守阁离万樱树也有一定距离,怎么就听到这些声音了呢?啊,对了,这附近是修复室啊,是监察部门的人把他们运输过来的吧。

  今剑感觉自己思维好像变得迟钝了一些,话说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可是三条刀派的兄长啊,快想想要怎么办?

  三日月要怎么办啊?

  “今剑不用担心……”

  “什么?”

  今剑愣了一下才回过神,发现原本压在身后的重量,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已经消失了。

  而三日月宗近在自己愣神之际,已然走到审神者身边,他似乎注意到短刀的眼神,似乎是在露出微笑的表情,但是短刀被血液侵染过的眼眸却看清楚太刀真实的模样。

  今剑想要擦拭干净眼睛沾染的血迹,他想要看清楚三日月宗近的模样,但是却听到了太刀付丧神温和的声音。

  “不用、担心,我知道自己的伤势……”

  “不过是、区区27道致命伤而已……”

  “三日月宗近、可是天下五剑啊……”

  “我不会死的……”

  还在说什么天下五剑啊!

  明明你现在,连说话都那么艰难。

  内心突然涌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慌张,今剑发挥迅捷的机动奔向三日月宗近,然而在他抓住三日月宗近的衣服之际,一阵金光闪烁,太刀付丧神的身体消失不见。

  三日月宗近把审神者的时空转换器拿走并且成功启动了。今剑没有询问审神者为什么会把时空转换器给到三日月,也没有注意到审神者把刀账拿出来翻到了记录三日月宗近的页面。

  短刀只是执着地盯着眼前即将消散的身影,即使直到最后,他都看不清三日月宗近的模样,只记得他那句宛若自我诅咒的话语。

  “在契约逆转完成之前,我都不会死的……”

  ——什么天下最美的刀

  ——是天下最傻的刀才对

  ※※※※※※※※※※※※※※※※※※※※

  三日月宗近篇章按理说差不多接近尾声,然而还有后续情节要补充一下【摊平】问题是蠢作者大概又要离开一段时间了【继续摊平】

  [刀剑乱舞]审神者不按剧本来最新章节地址:s泡芙免费阅读/book/155185.html

  [刀剑乱舞]审神者不按剧本来全文阅读地址:s泡芙免费阅读/read/155185/

  [刀剑乱舞]审神者不按剧本来txt下载地址:s泡芙免费阅读/down/155185.html

  [刀剑乱舞]审神者不按剧本来手机阅读:sm.泡芙免费阅读/read/155185/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三日月宗近(十六))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刀剑乱舞]审神者不按剧本来》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泡芙免费阅读)